金屬研究所 | 中國科學院 | 加入收藏  
首頁        俱樂部簡介        特色活動        主題活動        金彩生活        聯系我們
您正在訪問:金彩生活
鶴鄉觀人觀鶴
2012-12-05 | 供稿: 李峰(先进炭材料研究部)        【 】【打印】【關閉

起了大早,打著車就去紮龍,傳說中鶴居之地。大約20分鍾,就被眼前的美景吸引了,黃色的蘆葦在藍天的印襯下顯得格外賞心悅目。而路旁高高桦樹,也慢慢飄落著黃葉來點綴著去程,盡管此桦樹非白桦那般秀美,稍顯臃腫,但也是極爲代表的北國的色秋之意。很快就到了紮龍濕地保護區,感覺天距離地是那般近,空氣拂面時候也是清新的撫摸,匆忙換上了大眼睛,走進了濕地。一路上滿眼的黃黃的蘆葦,陽光之下,水面之畔之上,映襯藍天的白雲,心情也慢慢的沈沒在這般中。慢慢走,慢慢看著色秋,旁邊不時路過背著行囊帶著三腳架色友,也有人拖家帶口,頂著兒女,慢慢享受這裏的空氣和水畔。突然不時間,傳來了鶴鳴,真的鶴鳴,舉目四望不見,但蚊蟲確來襲,盡管揮之即去,但不用招而再來。尋思著,這裏面慢慢行,慢慢走,無國慶之人海,自然也會被自己的眼前所吸引和打動。

紮龍行走路線

圖如斯如是,極藍即景

圖紮龍濕地,天格外外藍,蘆葦枯黃,水映襯下也是特別秋高氣爽

圖行進在蘆葦從中,景色極美,小蟲極多,人極少

圖極美極闊的濕地,天大地大人小,無盡無極有相

 

一路沿著木橋在蘆葦中曲折前行,不時與人照相,大約30分鍾左右走到了鶴飛處,可以看見兩只丹頂鶴在旁若無人享受著悠閑地時光,不時擡頭看看水畔不斷增加的人群。人也慢慢多起來,但仍然很是空曠,都很是期待著等待著飛著的鶴。很多帶著長槍大炮的色友,占據有利的地形,准備著准備著。930第一次鶴飛,先是出現了帶著阿拉雷帽子的養鶴人,然後忽然間看見一群鶴起,飛過了人群,盡管有著准備,但仍然被唐突的飛鶴驚到了,來得按下快門時候,鶴已經不用400焦距也可充滿取景框了,也是匆匆的照了些,這些鶴很快得就回來了,落在養鶴人四周,隔著水岸,慢慢走走,那些帶著修長腿精靈不時擡頭看看,不時低頭找找美食,也有優雅的走來走去,也有如思考狀踱步回到出發地。極短時間,鶴就被養鶴人領回去了,我們也只好四散等著下一次鶴飛。人行蘆葦間,在藍天下,人斯如是,天斯如是,斯如斯時。

圖廣角等待中,人不動,天也不動

圖鶴飛之前有兩只鶴悠閑的在遊蕩,不時舞動讓等待的人少安毋躁

圖鶴翔藍天,丹頂鶴在不經意之間飛起來了,匆忙之間飛過頭頂

圖飛翔之後有些累了,兩只鶴跺著碎步,在衆人的注目下回到休息的地方

圖登高遠眺,一眼都是無盡的蘆葦和不盡的天空

圖遇上了半個好天,登高時還可見懶懶的金色陽光費勁的透過雲層

 

不能靜靜的等,看見一北方漢子,因爲曾在蘆葦蕩中給他照相,攀談起來,他帶著70-200應該是最新一代的加D3,看著就是愛玩的人。他自诩一早就來了,看見晨曦中得自由的鶴,很是得意的說昨晚住在紮龍村,一早就來到這裏,看到鶴一家四口,爲了讓照片更美,挑逗了鶴子,遭到了鶴夫進攻,得到了有鶴形的照片,當然優美而有張力。但不齒其行,我們需要敬畏著自然,體貼著自然,感受著自然,而非以自自娛來改變自然。然而也是被這個漢子一句所感動,就是玩攝影的人就需要吃苦些,這樣才能得到好的照片,實際上無論啥事都差不多吧,盡管不一定最好,但一定是自己的最好。這個漢子似乎也天生善于與人交流,旁邊兩個mm帶著pen機器,主動給她們照相也是非常有親和力,找到一個非常有眼光的角度,給那兩個mm照了相,當那兩個mm說多照一下可否,他玩笑斯說,相信我吧。

圖那個辛苦哥,就是藍色沖鋒衣那個漢子

 

这次似乎等待时间也很长,人也越聚越多,很快就满眼都是等待的人了。有了上次鹤飞经历,这次选择位置,可以看见鹤飞路线,而且可以照到最好鹤形。与前次相同,先是出现了带阿拉蕾帽子的养鹤人,也是不经间鹤起,这次鹤比上次多了许多,也许是因为人多了许多原因吧。鹤被人养着似乎不愿意多飞,明显帶著表演的成分,这次稍微夸张的飞行了一个圈子就回到了远处,围拢和聚集在养鹤人周围,似乎是完成了任务。人也似乎得到了满足,完成任务,慢慢散开,不时滴评价着。

圖鶴飛起來了,角度要好不少,鶴好像速度慢數量也多一些,也是輕輕飛起,輕輕飛過

圖飛起也要飛回,鶴們似乎也要減肥了,有人的地方就需要減肥啊,只是飛了一個小圈子就急不可待往回飛了

圖圍觀與被圍觀,人道是人,鳥道是鳥

 

我和友人也匆匆離開了觀鶴處,上了遊船,又見鶴飛,這次遠看比近看發現更加優美形態,而且這次鶴飛過了人群,被飛過的人發出啧啧之聲。船很快就開了,在開拓了蘆葦的水上行進著,這裏的水真清啊,水也不深,不到一米的樣子,一眼可見底部綠色水草。一路上,不時有野鴨被船驚起和打動,飛快的遠離著小船,還有鳳頭,一種被人告知的水鳥,也在水面上自在的遊著,但沒有象鴨子劃過水面,慢慢的戲著水。這時太被濃濃雲遮擋住了,風也似乎有些涼,兩旁蘆葦因爲天變得陰沈也顯得不夠鮮亮了,色秋有些褪色了。行船越20分鍾靠了碼頭,走了很快就到了出口,我的鶴鄉就慢慢落在身後了。

圖一望無際的蘆葦,人小樹小天高,雲不淡

出了紮龍濕地保護區,不遠就是紮龍村,公車到了紮龍村,下了,找了一家很新小店下來午飯。到鶴地的出租車司機說這裏野魚很有名,饞蟲自然起啊。進來小店,還是蠻幹淨的,但只有一對身穿迷彩衣服的南方人再吃飯,我們點了鲫魚和笨雞蛋,開始慢慢品嘗起來,這裏的笨雞蛋重油炒過,味道新鮮,也許餓了,盡管盤子很大,但吃得也很快,稍後上了剛剛從飯店旁邊池塘中撈出來的鲫魚,魚很小一紮多長,魚肉味道極好但也很少,因爲這裏做魚除了瞟外盡然不清理其他的,還有箕子米飯,也是很香。吃完了飯,與穿迷彩人攀談,他們是安徽的,來開重型機械,在當地施工,不過也很奇怪,爲啥從那麽遠的地方來。他們問了去鶴地情況,來了有一段時間,盡管就在鶴地旁邊施工,但還沒有去看過。離家了,好像景色也沒有吸引力吧。感傷中。

不經意一擡頭發現昏暗的天空中開始飄落雨絲,開始很小,慢慢變得大些又大些了,很是慶幸啊。看完了鶴下雨。雨天公車也慢了許多,經過了兩三個時間的間隔,終于有了看見了公車,真是擁擠啊,背著包很難上啊,好不容易和友人撐上了車。一路擠著回到了火車站,雨停了稍微放晴一些。

稍微休息了一下踏上回哈爾濱的火車,火車一路向南,盡管還沒有到日落的時間,又開始下雨了,天也很快的就黑下來了,再次路過大慶也不能注意磕頭機了。

文檔附件
相關信息

中國科學院金屬研究所 青年职工俱乐部 版权所有 辽ICP备05005387号